警钟长鸣

反腐,让“兖矿”浴火重生

文章来源: yabo亚搏网页版   发布时间: 2016-01-20 17:12:23   点击次数:

损公肥私,身为企业负责人竟将自家优质产品当作残次品低价贱卖;偷梁换柱,采购的劣质钢管差点儿让投资百亿的项目毁于一旦;靠山吃山,一家企业竟“寄生”8000多家中间商,企业巨额亏损,而中间商却开着宝马奔驰招摇过市。面对残酷的现实,拥有10万干部职工的兖矿集团打响了“止血减亏”硬仗,兖矿纪委雷霆出击,斩断利益输送链条,使一个亏损50多亿元,负债1000多亿元的老牌国企减亏增盈近200亿元——

2015年冬天对于全国煤炭行业而言显得格外漫长。在众多兄弟单位陷入困境的时候,山东省属特大型企业——拥有10万干部职工的兖矿集团却交出了令人满意的成绩单:经过两年奋战,这家老牌国企减亏增盈近200亿元。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从源头上斩断利益输送链条,让企业在市场搏击中得以轻装上阵。”兖矿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希勇深有感触地说。

企业巨额亏损 中间商却开着宝马奔驰招摇过市

2013年,兖矿集团一度陷入“塌方式”困局——亏损50多亿元、负债1000多亿元。

“有的项目别人花20亿元用2年可以建成,兖矿集团花了50亿元用5年才基本完工。很多项目建成之日就是亏损之时。”残酷的现实促使兖矿集团新一届领导班子,坚决把斩断利益输送链条,作为止血减亏“第一硬仗”全力推进。

2015年4月,兖矿集团新疆煤化工有限企业(简称新疆煤化工企业)的领导班子因为涉嫌利益输送几乎被“一锅端”。

据调查,从2011年起,以新疆煤化工企业原总经理谢书胜为首,出资成立一家“寄生企业”,承接了新疆煤化工企业从物业管理、班车线路运营到肥料袋生产等几乎所有外围业务。一些原本应该由新疆煤化工企业完成的业务,也被这家“寄生企业”包揽。

当地政府曾为兖矿集团的投资提供了一个优惠政策,将一栋楼提供给新疆煤化工企业作为职工公寓,每年租金仅43万元。然而,在谢书胜等人的安排下,这家“寄生企业”接手了公寓。在进行简单装修和家具配备之后,返租给新疆煤化工企业,租金变成了每年380万元。仅此一项,三年就给兖矿集团增加支出1000多万元。“更可气的是,谢书胜等人还把企业生产的优等品当做残次品低价卖给了关联企业。”参与此案的调查人员说。

李希勇告诉记者,在谢书胜等人被调查之前,新疆煤化工企业长期处于巨亏状态,“寄生企业”却赚得盆满钵盈。他说:“如果不是发现及时,新疆煤化工企业完全可能被掏空。”在对管理层进行调整、斩断利益输送链条之后,新疆煤化工企业迅速扭转了亏损局面。”

煤制油项目是兖矿集团投资数百亿元建设的“一号工程”。有关部门对该项目安装的无缝钢管抽检中意外发现了不合格产品,兖矿纪委高度重视,马上介入。经深入调查,3家不法供应商通过倒买倒卖、以次充好,用有缝钢管冒充无缝钢管的问题最终浮出水面。通过立案查处,16名企业管理人员被严厉追究问责,其中8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3家不法供应商受到了法律的严惩,挽回直接经济损失5136万元,避免了一次严重的安全生产事故。

如果说上述案件只是个案,那么物资采购中间商关联交易在兖矿可以说是公开的秘密。兖矿集团总经理李伟告诉记者,2014年以前,兖矿采购项目大部分是通过中间商来进行,最多时有将近8000家。在这些中间商中,有不少如“寄生虫”般长期吸附在兖矿集团身上,不仅“靠山吃山”导致国资大量流失,而且阻碍了企业按照市场规律运作,导致采购价格虚高。

2014年初,兖矿集团组织人员对部分物资采购价格进行了抽查。结果发现,10种阀门中采购价最高的高出原价371%,最低高出30%;6批次盐酸最高的高出原价225%,最低高出110%;18种型号钢材,都高出集中采购价格30%以上。“国有企业巨额亏损,而这些中间商却开着宝马奔驰招摇过市。”李伟气愤地说。

领导以上率下 堵住利益输送渠道

李希勇认为,制度成为摆设、权力失去监督、利欲熏心下失职渎职是致使国企利益“大出血”的根源。兖矿集团由此对症下药、釜底抽薪。

堵住利益输送,领导干部是关键。“自己不搞,管住亲属不搞,从不打招呼说情做起,下属才有抵制关联交易的勇气。”李伟认为堵住利益输送必须以上率下。

兖矿集团制定了《关于严禁违规经商办企业的意见》,明确规定所有兖矿在册员工、退休不满3年的副处级以上领导、领导配偶子女以及其他特定关系人严禁违规经商办企业或与兖矿集团发生业务往来。在随后进行的专项监督检查中,对6名干部职工违规经商办企业进行了严肃处理,并点名道姓予以通报批评。

畸形的中间商必须剪除。兖矿集团宣布,除经集团公示批准保留的有战略合作关系的供应商和区域代理商外,其他的6000多家中间商一概出局。与此同时,电子招投标、大宗物资集中采购、生活物资统一配送等杜绝暗箱操作的治本之策,被迅速提上日程并落到实处。

群众监督的力量必须释放。兖矿集团推行职工代表民主评价制度。组建职工代表监督评价团,通过市场比价调研、职工代表当庭质询、通不过的项目移交纪委调查处理等三个环节,对所有招投标、建设项目、产品销售等进行拉网式民主评价,根治人情网和利益固化两大难题。截至目前,已在集团层面共开展了8次民主评价,评价了26个大项、59个小项,不通过率达90%。对未通过的项目,集团纪委马上启动调查程序,严肃追究了63名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其中4人被降职,6人被撤职。

数据显示,2015年兖矿物资采购价格与上一年同比降低15%,节约资金近13亿元,而2014年兖矿集团全年利润总额为20亿元。“由于制度实行到位,去年大家收到的反映领导干部问题的信访件比上一年减少了50%。”兖矿集团纪委信访室主任韩素美说。

坚持挺纪在前 近两年纪律审查数量超过前10年总和

“与一线职工对接,向生产经营最前沿靠拢,吃在职工食堂、住在员工宿舍。”内部巡察是兖矿集团党委斩断利益输送链条的又一“撒手锏”。

始终参与内部巡察工作的兖矿集团纪委副书记薛忠勇说:“紧盯被巡察单位‘跑冒滴漏’、关联交易以及管理人员违规经商办企业的问题线索始终是内部巡察的工作重点。集团纪委近年来立案审查的北海高岭土企业两任董事长违纪违法、新疆煤化工企业内外串通利益输送以及贵州能化五轮山煤矿领导人员失职渎职、贪污腐败等问题的违纪线索都是巡察组提供的。”

国有企业发展,离不开挺纪在前。据了解,针对企业利益输送,兖矿集团纪委提出严查四方面问题:一是严重威胁企业生存的窝案串案;二是吃里扒外、内外勾结的利益输送案件;三是职工群众反映强烈的积案、旧案、骨头案;四是十八大以来不收手不收敛、顶风违纪案件。


薛忠勇告诉记者,两年来,兖矿集团纪委始终扭住纪律审查这个中心不动摇、不发散,纪律审查数量超过了兖矿过去10年来纪律审查数量的总和,先后立案132起,处分132人,移送司法机关36人,挽回经济损失4.62亿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